张娅莉的话,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进周卿的心里。

   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是她这辈子毕生的心愿。

   她激动的抓住了张娅莉的胳膊,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你,你说什么?我的女儿现在在哪里?娅莉,只要你告诉我……我女儿的下落,我保证你儿子集团的项目,一定会正常运行。”

   张娅莉不悦的皱眉,使劲将周卿的手挣掉,不高兴的说:“阿卿,得知你女儿的下落,你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你是想抓死我吗?”

   周卿盯着张娅莉那被自己弄得通红的胳膊,有些无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知道我女儿的下落,求求你告诉我好吗?”

   周卿一双温婉动人的眸子,此刻含着乞求,可怜,无助,还有期待,这让张娅莉的心莫名的一堵。

   她们两个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在她的眼中,周卿素来是骄傲的,从来没有向他人祈求过什么。

   张娅莉向来被周卿压制一头,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她向自己低头!

   但此刻,看到周卿向自己委曲求,她的心里怪异的没有滋生任何的满足感!

   望着周卿干净的瞳孔,她反倒觉得分外的狼狈!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张娅莉轻咳了一声,努力让自己声音平稳一些:“当年,因为我对你心存嫉妒,的确是我联合林音蓉一起将你的亲生女儿偷换掉的,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本来我想将那女婴扔掉,但是看到她那双纯净的眼睛,我心软了,当时并没有扔掉她,而是抱回了家。”

   张娅莉努力的回想着二十多年前的事。

   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

   当时,她的确想将周卿的女儿扔掉,但是看到那双跟周卿相似的眼睛,那么小的孩子竟然对自己笑了,看到宝宝纯真无邪的笑脸,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将她抱回了阮家。

   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心慈手软,造就了一桩孽缘。

   那个孩子长大后,竟然跟自己的儿子牵扯到一块。

   张娅莉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周卿的手死死的攥着被子,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艰难万分的问道:“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她现在还好吗?”

   ……

   楼下,林宁用托盘,托着两杯热气腾腾的香茗,蹑手蹑脚的走了上来。

   她总觉得事有蹊跷,便借着给母亲送茶的机会上了楼,打算探听一番。

   但她刚要敲门,却听到母亲泫然欲泣的声音,而她的话,则令林宁敏感的竖起了耳朵,敲门的动作也僵硬在半空中。

   那个孩子?

   谁?

   林宁的手一抖,就连茶杯里的水洒了一些,都无暇顾忌。

   她神贯注的偷听房内的谈话。

   “那个孩子现在很好,你不止一次见过她,现在她已经结婚了……”

   房间里,张娅莉一想到儿子对阮白呵护的模样,就分外生气!

   “现在她不但在一家大公司里任职,而且还嫁了市最优秀的男人,生了两个漂亮的孩子,如今她肚子里还怀着一个,过上了少奶奶的优渥生活,阿卿,你女儿,倒是个有福气的……”

   周卿脑

   袋里仿佛灌了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张娅莉说的是谁。

   她满头雾水的问道:“你说我见过那个孩子?可为什么我没有一丁点的印象?她叫什么名字?究竟长什么模样?”

   张娅莉有些鄙夷的说:“精明如你,在找女儿这件事上却老是犯糊涂,阿卿,你怎么这么傻呢?你好好想一想,跟你接触的人当中,哪一个跟你长得最像?”

   阮白的模样,明明跟周卿那么相似……

   当时,张娅莉第一眼见到成年后的阮白,她震惊的嘴巴都有些合不拢了。

   毕竟,她们娘俩的相貌,气质,真的太像了,可偏偏这个周卿这个当事人,却当局者迷,真是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