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些苗人是瞎了眼睛,不仅帮你们对付望族,还得以自身为血食去喂这些毒物。”宁小凡内心冷笑一声,并不为这些愚昧之人有什么怜悯之意,纯属活该。

“你错了。”二堂主道:“对于这些人,我们一向都很友好。凡是帮助我们万毒门,负责侦查放哨,提供竭尽所能帮助,甚至不惜拆毁自家田地房屋来丰盈我们的粮库和房屋的,我们绝对会为他们主持正义。”

“不过么……”

他的声音陡然变得阴邪起来:“如果要是私底下有私通望族的嫌疑,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被举报,那他的下场就是血毒夺命蝎的血食。能够以此为贡献也算是他的造化,复兴苗疆毒法,他也算是功臣之一。”

“果真是有够无耻,我已经听不下去了。说吧,直接自杀还是走程序?”

“走程序?”二堂主狐疑地道:“走什么程序?”

“受死呗,煞笔!”

宁小凡大喝一声,掌心射出一道奔雷之电,电弧将空气都点燃了,鬼蜮天刀擦破空气射了出去,一路电光火石,噼里啪啦,居然有无数虫子从空气里掉了出来,它们无一例外都散去了护体的白雾,此时与正常虫子别无二致。

鬼蜮天刀直冲着二堂主的面门而去。

噗!

二堂主的脑袋毫无预兆地被炸开。他连动都没有,直到临死的一刹那,脸上还挂着莫名的冷笑。

宁小凡收刀入体,望着地上的尸体冷笑:“什么二堂主,一个照面就被击杀了。万毒门,不过尔尔。”

气质美女樱花树下花环白纱长裙唯美动人

唐枫晔却骤然面色大变:“不对,有古怪!”

“什么?!”

宁小凡抬起头一看,也愣住了。

对面居然又走来了一个二堂主,依旧是跟之前一样的表情神态!

莫非是双胞胎?

“啪!”

宁小凡掌心的鬼蜮天刀再次发射,再次将他射杀。

“哈哈哈,很好很好,再来再来!”

二堂主大笑。

“没听过这么贱的请求,那我就如你所愿!”

宁小凡又是一刀,将二堂主再次射杀。

“不够不够,继续继续!”

二堂主的声音居然再次响起,从另一个方向走来!

“等等!”

唐枫晔道:“这不可能,就算他妈再能生,也不可能生四胞胎一模一样吧?连点区别都没有的?”

“幻术?!”

宁小凡试着感受了一下天地之间的接引之气,气息都很真实,绝非幻术!

那这地上的尸体是什么玩意?

“那这是分身之术?”

“分身之术?你以为在看武侠小说?怎么分,细胞再生吗?”

唐枫晔道。

“难为你还知道细胞再生,你居然学过生物?”

宁小凡大为惊异:“唐门的物理化学你学不学?”

唐枫晔直接不想搭理宁小凡了:“我起码也要对人体结构有一些了解,总不至于睁眼瞎吧?”

“那你说这是什么情况?不会真是克隆人吧?”

宁小凡摊了下手,表示你们毒之一脉的事我不懂。

“古怪,太古怪了。”

唐枫晔口中喃喃地说,可能是下意识的动作,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结果这么一舔,就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口唇发麻,有芤涩之感,眼前这些不是幻象,但位置已经不同了。”

唐枫晔大惊:“不是他的问题,是我们的问题。这空气之中的虫子并无攻击性,不然我们早就死了。这些虫子都是释放迷药的药罐子,我们在空气之中,无色无味,自然中招!”

“那如何破解?”

“很简单。”

唐枫晔掏出一根银针来,用力地扎了宁小凡的手指一下,一股剧痛瞬间传来,让宁小凡眼前一黑。

再次恢复视物的时候,眼前的景物都还在,但只是转了个方向,一个穿着绿色长袍的男人站在两人的面前气急败坏:“混账……”

“看来这个方向的你才是真实的啊。”

宁小凡把玩了一下手里的鬼蜮天刀:“来,走程序还是直接自杀?”

“先担心一下你们自己吧……”

二堂主咧唇冷笑一声,他话音刚落,两人脚下的土地忽然塌陷,一阵烟尘冒起,他大笑出声:“这里面是我精心豢养的毒虫,你们来试试如何?”

“不如你自己试试?”

他笑声还有半截卡在嗓子眼里,屁股上忽然挨了一脚,这一脚把他快二百斤的体重打横踹飞了出去,平着起飞落在了深坑之中!

他哀嚎起来!

“不,别!”

二堂主刚要掏出随身的竹筒吹几下,结果掏出来才悲哀地发现,什么竹筒,已经被踹成竹片了!

还吹个鸡儿啊,净漏气了!

宁小凡和唐枫晔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宁小凡笑道:“你看吧,这傻叉还真以为我俩能上当呢,那一个坑,以为我不会用灵气探测一下吗?”

唐枫晔面无表情:“这就叫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么。你看这坑里都是倒刺,他坑别人的,没想过自己也会下去。”

“我,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把我带上去,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们,我什么都可以说,真的!!”

二堂主哭着跪在坑底大嚎,宁小凡和唐枫晔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一步步抓着倒刺试图爬上来,结果就是被倒刺把手给剌得血肉模糊。

刚爬几步就吃痛掉下来了!

而闻到了血腥味道,这些虫子也都一个个地苏醒了过来,朝着二堂主包围而来,一个个开始准备用餐了。

“唉,唉!”

二堂主肝胆剧颤,手里一波波药粉肆意挥洒,结果非但没有用,反而更刺激了这些毒虫的神经!

“不可能,我这是万毒门特制的驱虫药粉,怎么可能没用的?!不可能,我不相信!”

二堂主心态已崩,此时狂吼道。

宁小凡从自己身上掏出来一包蓝色的药粉道:“哦,你说的是这个玩意吧?不好意思哈,刚才我踹你的时候顺手发现了我就给拿过来了。你看看你手上的药粉,有没有一丝熟悉的赶脚?”

二堂主闻了闻:“有啊,这是什么?!”

“方便面调料包啊,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