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百分之十的产权?”

   老牛接过合同,打开一看,双手都在发颤。

   这份合同的价值有多么恐怖!

   老牛心底一清二楚。

   七百个亿!

   这是七百个亿的合同!

   只要签上自己的大名,那他就拥有七百个亿的身家了!

   老牛双目通红,有火热,有感动,也有兴奋,更有一丝丝的迟疑。

   “签啊,赶紧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我还有其他事情要交代去做!”

   苏辰看到老牛怵在那里,催促道。

   几乎就在大家以为老牛会果断签名确定的时候。

   一道拒绝的声音传开了来。

   温泉会所里的美女自拍图片

   “不,公子,这份合同我不能签!”

   老牛的回答,令得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要!

   老牛居然拒绝了价值七百个亿的合同!

   多少人为之梦寐以求的东西,老牛却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这简直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包括苏辰,也是一脸诧异。

   “可想好了?

   苏辰神色一凝,道。

   “想好了,这东西对我来说太贵重了,受之有愧。”

   老牛非常确定,道。

   “那行,既然有了决定,那我就不勉强了!”

   苏辰收回这份价值七百个亿的合同,又道。

   “去吧,替我找一块玉佩过来,品质要好一点的那种。”

   闻言,老牛没有多问,立刻下去干活了。

   而且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遗憾之色。

   显然,对于那错失的七百个亿,老牛没有任何在意。

   “是个人才!”

   周念看着老牛远去的背影,道。

   “可惜了,这里是大王城。”

   徐老目光一闪,道。

   “要玉佩干嘛?该不会是要……”

   楚香香脑海内,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我苏辰做事,从不亏欠任何人,既然他拒绝了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那我就给他一生的平安。”

   苏辰声音不大,可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没过多久。

   老牛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礼盒。

   “公子,这是您要的玉佩,我从郑大福珠宝行购买的!”

   老牛把礼盒打开了来,顿时露出一块细腻的羊脂玉。

   这块羊脂玉被雕琢成一尊弥勒佛。

   其笑逐颜开的样子,非常讨喜。

   “我看看!”

   苏辰抓过玉佩,右手用力一捏。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时候,有一缕特别的灵气透过手掌,进入玉佩。

   嗡!

   整块玉佩的形状,迅速改变。

   最后,变成新的模样。

   “啊……公子,这,这玉佩变成您的模样了?”

   老牛脸上露出大大的震惊。

   “没错,变成我的模样了,看起来帅气吗?”

   苏辰非常自的问了一句。

   “帅!帅气得很!”

   老牛咧嘴一笑,道。

   “送了,好好戴着,不论发生了什么,这块玉佩都不能从身上拿下来!”

   苏辰亲自把这块玉佩待到老牛身上。

   “这……”

   老牛心中充满了感动。

   没想到!

   苏辰竟然会亲自给自己雕琢玉佩,而且,还给他亲手戴上。

   这简直就是无上荣誉!

   “公子,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戴着这块玉佩,不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让这块玉佩离开我身体半步。”

   老牛一脸认真,道。

   “嗯嗯,接下来,又要麻烦去干几件事!”

   苏辰没有跟老牛解释玉佩的作用,但只要对方一直戴着这块玉佩,终有一天就会明白。

   这块玉佩的价值,并不就会比那份价值七百个亿的产权合同低!

   苏辰以自己灵气雕琢而成的玉佩,不仅要强身健体之效,更是留了一份因果。

   武者修为可通天,实力越来越强的同时,都不会轻易留下因果。

   怕的就是有朝一日会因果缠身。

   如果解决不了,必定会让自己修为难以寸进。

   可苏辰却没有这个顾忌。

   亦或者是说,老牛的付出,让他愿意忽视这份顾忌!

   “公子,请吩咐?”

   老牛戴上玉佩之后,感觉自己的精气神好了许多。

   心中对于苏辰的手段,更加敬佩了。

   或许,眼前这位苏公子,不仅仅是所谓的药学大师。

   还是传说中的神道大师。

   拥有鬼神莫测的手段。

   “第一,药街目前已经出售百分之四十九的产权,所以,药街里面的摊位,有百分之四十九暂时要扫出去,留给咱们那些合伙人!”

   “第二,明天早上有一场药街合伙人的会议,到时候由去主持,只要不涉及到我们这边重大利益的事项,都可以当场拍板决定。”

   “第三,古龙药街改名,变成古王城‘第一大道’!”

   苏辰一口气把三件事情都吩咐完了。

   “公子,这第一件事,处理起来有些棘手,不知道,您对于清退的那部分商家,有没有具体的名单?”

   老牛心底清楚。

   这明显就是一项得罪人的活。

   不论把谁给清扫谁出去,都会惹来一堆闲话。

   甚至还会有闹事的人!

   “没有具体名单,这个由去决定就好了,上次,第九大道开业的时候,都有哪些商家摇摆不定了,就先拿那一部分人开刀!”

   苏辰对于上次药街摊主偷偷去第九大道开店的事情,还记忆深刻。

   之所以前面没处理这批人,那是自己在忙着搞‘砸金蛋’活动圈钱。

   后来又因为瘟疫事件给耽搁了。

   如今正是一个可以拿这批人开刀的时机。

   “好的,我知道了。”

   老牛知道苏辰是铁了心要处理这批人。

   只能在心底为他们默哀了。

   谁让他们当初背着苏辰,偷偷跑去第九大道那边开店的。

   倒霉的是,第九大道不仅没能发展起来,如今,连药街的摊位都保不住。

   日后怕是要换地方做生意了。

   “当然,那些留下来的人,也可以先做做他们的工作,最晚不过七天,这剩下的摊主,也都是要撤出药街的。”

   苏辰想了想,还是直接跟老牛交底。

   “到最后,药街的所有产权我都会全部卖出去!”

   闻言,老牛心头很不是滋味。

   不过这是苏辰定下的生意战略,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老牛知道,苏辰很缺钱!

   缺很多很多的钱!

   要不然,也不会把药街这么优质的产业给卖掉。

   “关于我要彻底抛售药街产权的消息,先不要泄露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