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污app下载在线观看

李太后一会儿想着张居正,一会儿又想着冯保。这两个曾经堪称她左臂右膀的人,在她脑海里不停地跳跃着。

如今,一个死去,却还要遭到儿子的清算乃至抄家,而另一个又被儿子免职撵出京城……她越想越感觉头疼。

“镠儿。”李太后沉默良久,忽然抬眸情绪无比复杂地喊了一声。

“娘,已经很晚了,要不您先歇着。”

“不,娘还不困。”

“但孩儿感觉娘的心好累!”朱翊镠直言不讳地道。

“镠儿,娘只是心疼,所以感觉全身乏力。”李太后倒也不回避,本着自己内心说道,“想着张先生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冯公公待我也是忠心耿耿,可到头来娘却不能保护他们。娘是真的感到心疼,镠儿明白娘的心吗?”

李太后摸着自己的胸口,表情十分凄苦,无助地望着小儿朱翊镠。

“娘,孩儿当然明白。”朱翊镠使劲地点了点头,生怕反应迟钝了,“孩儿知道娘亲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才会冒险进京看望娘亲的嘛。”

“还是镠儿最懂得娘的心啊!”李太后稍感欣慰,强颜笑了笑,继而又忧郁地道,“倘若你皇兄也像你那样……”

“娘,多想无益,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朱翊镠刻意打断,抚慰道,没让李太后继续说下去。

“娘这阵子一门心思扑在佛宗上,就是努力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可惜娘的定力不够好,时不时地总会想起过往,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让娘感觉非常痛苦。镠儿最聪明的了,你告诉娘,该怎么办?”

洋溢着奶香的出水芙蓉

“娘,这个孩儿无法代劳,还得靠娘自己慢慢克服。”

“镠儿你说,你皇兄为何忽然变得如此不近人情?”

“娘,孩儿曾经在您面前提醒过,皇兄对张先生很早就萌生了恨意,而且日积月累,恨意不减反增。原来皇兄是没有掌权,所以一直隐忍不发,而一旦皇兄亲政,当然就不客气了。”

“镠儿,那现在有补救的办法吗?”李太后为了儿子痴痴地问道。

朱翊镠摇了摇头。

母子俩由此沉默了会儿,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忽然,朱翊镠道:“娘,我想与皇兄好好谈谈,就不知有没有危险,事后我还能否安全离开京城?”

“镠儿想与你皇兄说什么呢?”

“娘,孩儿想劝皇兄收回旨意,不要查抄张先生的家,也不要全盘否定张先生的改革主张,否则不仅皇兄要背负千载骂名,而且咱朱明天下也会因此渐趋衰弱下去,甚至江河日下。”

“可是,你皇兄会听吗?”李太后虽然嘴上没说,但心想我这个做娘的话他都不听,又怎会听你这个弟弟的?

“娘,姑且试一试吧。”朱翊镠如是般回道。确实,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可不敢保证万历皇帝会听他的。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

恐怕万历皇帝觉得自己是天下的主宰,谁的话都不会听。

只是,站在朱翊镠的角度,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劝导了。

实在劝不进去再说。

李太后想了会儿后,幽幽言道:“如果放在之前,娘会欣然同意镠儿去劝导你皇兄,可如今娘感到疑虑重重,你皇兄连张先生、冯公公都不放过,原来他的心是有多冷漠呀!镠儿这时候去劝导你皇兄,倘若表现不好,去了那也是白去;可若表现太好,你皇兄要对付你让娘怎么办?镠儿担心谈话过后不能安全离京,不也是基于这点考虑吗?”

朱翊镠点点头,李太后可谓说到他心坎儿里去了,他所担心的不正是这个吗?然而他还是想试一试。

所以,他诚挚地对李太后道:“娘说得有道理,孩儿在来时的路上也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的确感觉有风险,可既然孩儿已经进京,怎么也得试一试,这样孩儿才觉得无愧于心。至于皇兄到底要怎么做,那就要看他了。”

李太后沉吟不语,再次陷入沉思。

朱翊镠接着又强调:“娘,难道您想看到皇兄继续错下去吗?这不仅影响到皇兄的声誉,还危及咱朱明天下。”

“危及咱朱明天下?”李太后顿时警觉起来,诧异地望着小儿朱翊镠。

“娘历经三朝,想想十一年前,咱国家面临多大困境?是张先生力挽狂澜矢志不移推行改革才有今天的盛世,成果来之不易不用孩儿多说。倘若皇兄一意孤行誓要全盘否定张先生,那咱国家不是又要很快陷入困局死灰复燃了吗?娘可不要怪孩儿一副乌鸦嘴哈,这样下去距离亡国恐怕就不远了。”

听到“亡国”二字,李太后骇然变色。

她知道这个儿子说话的分量,尤其是对未来的预测。

朱翊镠接着说道:“娘,咱朱明天下已经走过了两百多年,张先生励精图治改革之前,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都陷入了僵局,这是不得不承认的现实。倘若皇兄执意逆张先生改革而动,国家很快又将陷入僵局,所以孩儿很想劝皇兄不要倒行逆施,届时后悔都来不及了。对皇兄而言,哦,准确地说是对我们每一个人,人生没有回头路啊!”

李太后又想了会儿,然后终于点头同意了:“好,酿答应你去找你皇兄,但须得让娘陪你去一道。”

“嗯,这样也好。”朱翊镠自然没意见。想着与万历皇帝交谈,李太后在有利亦有弊,但显然利大于弊。

这样,朱翊镠决定与万历皇帝好好谈谈,而李太后疑虑重重地答应了,并决定与他一道前往。

当天晚上,朱翊镠哪儿都没去,就在李太后卧室里待了一晚。其实与李太后交谈完毕,天色已差不多亮了,他不过眯了一小会儿而已。

起床洗漱完毕,与李太后一道共进早餐,重新化作一名小内侍的模样。

然后与李太后一道出了慈宁宫,奔着乾清宫方向而去。

万历皇帝刚到西暖阁坐下,正摸着自己刚吃饱的肚子,便看见张鲸慌里慌张地跑进来,禀道:“万岁爷,慈圣太后娘娘出宫了,正朝这边赶来。”

“娘来了?”万历皇帝先是一惊,而后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诧异地道,“娘不是一心向佛什么都不管了吗?这会儿突然来西暖阁作甚?”

从前,万历皇帝只要听说李太后来了,他便立即紧张起来,甚至浑身打哆嗦,然后立即出去迎接;

可现在,他已经基本上没有这种感觉了,既不怎么紧张,也没打算出去迎接,只想坐在御案前等候。

“太后娘娘驾到——”随着内侍喊声话音落定,只见李太后款款而入。

……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