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个中年妇人尖着声音冷笑道:“真是不要脸的骚蹄子!父亲死了,是谁借银两让安葬的?这些年要不是有平意在,早就饥一顿饱一顿了,还能长得这么白白胖胖地勾引人家夫君?真是不要脸啊!人家把当亲妹子疼,转眼就脱光了衣服跑到姐夫床上去了!”

   妇人的话虽然尖酸,说的却句句是实情,不由引得四下一阵符合声。这个妇人卢萦也是识得的,她叫张大嫂,为人性情爽快,最喜欢养狗。如现在,她身后便跟着两只黄毛狗。

   那少妇女在张大嫂的指责中,哭得更伤心了。不但哭得厉害,她好似还有点害怕张大嫂,目光一直不由自主地避着她。盯了几眼后,卢萦发现,原来她怕是不是张大嫂,而是张大嫂身边的那两只狗。几乎是那两只狗一动,她便下意识地身子一缩。

   与此同时,二姐夫看着左邻右舍那些指责的目光,有心想替情人说几句话,却话还没有出口,又心虚地咽了下去了。

   在众人指责的目光中,那少妇却是哭得厉害了,简直是上气不接下气。看到她那摇摇欲坠的样子,二姐夫一阵心疼,忍不住朝着妻室叫道:“阿意,一直把阿姣当成妹子疼,她现在都怀了我们的孩子,就放过她吧!”

   二姐夫不说这话还罢,他这话一出,一直眼神空洞的二表姐脸色陡然惨白如雪,她向后跌跌撞撞地退出一步,嘴一张间,竟是一股鲜血喷薄而出!

   看到二表姐吐血,四下一阵惊呼,好几个妇人都担心地向她扶来,二姐夫也是,不过他刚动一下,他身边的情人便无助地向下一倒,不由自主的,他连忙双手扶住情人。想着情人毕竟怀了自己的孩子,二姐夫虽然心疼妻室,此时也只能怜惜地看着她,却不敢离开情人身边赶到妻室身边去了。

   二表姐这口血,激起了四周众人的义愤,妻室吐了血丈夫都理也不理,众人更加看不惯了。一个白净的少妇提着声音骂道:“姓吴的,当年不过是平氏店铺中的一个小伙计,是阿意不顾一切地下嫁于的!这些年,她替孝顺父母,还供养两个弟弟。要纳妾纳谁不好,与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勾搭在一起算什么回事?”

   “就是就是,真是一对狗男女!”

   “阿姣,阿意前阵子还说,要给嫁一户好人家,她连嫁妆也给准备了,就是这样报答的义姐的?”

   “真不要脸!”

   来山上上香的多是妇人,举凡妇人,不管她在外人面前装得如此贤惠,对于这种挖人墙角的女人却是痛恨无比的。因此,这么一句我一句,已是越说越恶毒!越骂越难听。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

   不知不觉中,二表姐夫一张憨家的脸已是青白交加,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他出身于乡下,要不是娶了平意这个贤惠妻室,这辈子能不能讨上媳妇都是个问题,更别提置上这么一大份家业了。因此,在众女的指责中,原本还觉得理直气壮的他,那头越来越低。

   感觉到情人的手在渐渐抽离,看到情人那挣扎的表情,阿姣脸色一白!

   眼前这个男人憨实勤劳又家境丰厚,平意这个人更是个好唬弄的,阿姣相信,只要给个几年,自己一定可以成为那偌大家产的主母。再说,她现在怀了身孕,已坏了名声,要是这个时候吴郎打退堂鼓,她可是无路可走了!

   慌乱中,阿姣猛然挣开吴郎,挣扎着跑到平意面前。只见她“扑通”一声重重一跪,仰着头,泪眼汪汪地朝平意叫道:“姐姐,姐姐,别怪阿姣!阿姣只是太爱吴郎了,阿姣只是舍不得啊。阿姣从小便没了娘,父亲又过逝了,阿姣想与当一辈子的姐妹,永远与是一家人啊!”听到最后,她简直是一声尖嚎,那凄厉和痴情,便是苍天也闻之落泪了。

   不知不觉中,四周的声音稍静,众妇人瞪大眼看着阿姣,看着她那伤心欲绝,又是悔恨又是无助的样子,竟是隐隐想道:也许她说的是真的!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子,一时糊涂做了傻事也有可能。

   见到众妇人的目光有了动摇,阿姣大喜,她右手高高举起,对天发誓道:“姐姐,妹妹敢对天发誓,这一生必定侍姐姐如母,永远都听姐姐的话。如果我对姐姐起了二心,说了假话,就让我,就让我……”

   她犹豫时,张大嫂在一旁尖锐地叫道:“就让一家不得好死!”转眼她想到这个阿姣一家只剩下她与她妹妹了,便又加上一句,“包括肚子里的娃!”

   “对,就让的娃儿也不得好死!”

   以肚子里的孩子起誓,对一个母亲来说,确是够恶毒的了。阿姣脸色一白,她唇抖了一下,眼巴巴地看向平意,久久都不见她如往时那样出面替自己解围后,阿姣牙一咬,大声道:“好,苍天在上,如果我对姐姐的心不诚,就让我肚里的娃生不出来!”

   这个誓言一出,四下紧张的气氛大缓,不知不觉中,还有两个平素与阿姣相好的妇人走上前来,伸手扶向阿姣。

   不对,扶向阿姣的不止那两个妇人,此刻阿姣的右臂,正被一个清丽冷漠的少女扶着。

   这少女,正是卢萦。

   不过阿姣的誓言一出后,众女的恨意大消,一个个生了退意,都没有人留心这一点。

   感觉到卢萦扶向自己的手臂的温热,阿姣泪汪汪的,感激涕零地向她说道:“谢谢阿萦。”

   面对阿姣无比讨好的表情,卢萦浅浅一笑,她朝着阿姣点了点头后,向那两个妇人轻声道:“吴大哥过来了,两位姐姐也是来进香的吧?时辰不早了,我们得赶快了。”

   两个妇人刚刚扶上阿姣,听到卢萦这么一说,便点了点头,与她一道松开阿姣转身离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卢萦离开时,二块细碎的猪骨头落到了阿姣宽大的裙裾上!

   彼时众人有的走向平意,有的转身离开,卢萦也已走出了五步远!

   就在这时!

   一阵此起彼伏的狗叫声突兀地传来。众人一怔回头,却看到张大嫂家的两头狗,竟是不管不顾地冲向了阿姣!

   阿姣最怕什么?她最怕的,便是狗了!

   刚刚胜了一场,全身放松的她,陡然看向两条狗向自己冲了。挺着肚子的阿姣不由骇得尖叫起来。只见她一边尖叫,一边急急向旁躲去!

   这里虽是山坳,可地面上全是岩石,不但不够平整,上面还偶有青苔。阿姣挺着大肚子本已行动不便,此刻躲闪又急,竟是左脚踩了右脚,右脚踩到长长的裙裾,扑通一声,便向地上重重摔去!

   先是一阵狗叫,再是一阵尖叫,众人急急围来时,看到的,却是重重摔落在地的阿姣捂着肚子,脸白如纸,呻吟不已的惨状!

   与此同时,一抹血红色迅速地染红了阿姣的白色襦裙,并且还有不断扩大,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