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原app

黎明历10月29日,傍晚,格里亚城执行部地下基地。

福瑞德爵士带来的一行人跟着莱恩大师他们回到了基地,执行部部长安格斯也在基地之中准备了简单的欢迎仪式。

执行部之中虽然是莱恩、德里亚、凯丽三人实力最为强大,但是执行部部长并非他们,而是安格斯。

这也是帝国之中绝大部分机构的管理模式,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是分开的,两者虽然有所交叉但是并不会互相干涉。

例如,莱恩大师是一个已经白眼阶巅峰的法师,也是帝国法师协会的一名高层,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那件事,他才不会在帝国北境这个偏远的地方带着呢,而是会在帝国国都这个代表着帝国权利顶尖的繁荣地域占有一席之地。

现在虽然来到了格里亚城,但是他的职位也是更多的类似于供奉、门客,如果不是必要的情况,一般不会出手。并不是他不能担任执行部部长一职,说实话,如果莱恩大师想要担任执行部部长,无论是资历、名望还是能力都是极为充足的。

别看大师这么多年一直专心学术没有什么管理经验,但是要知道,施法者就是超凡者中的高富帅,而法师则更是其中要求最高的一项,他们并不是因为法师而强大,而是因为强大才成为法师。

以莱恩大师估计20点以上的智力,就算是短时间内想要精通管理学也不是什么难事,更别说,对方这么多年的阅历和经验就已经足够支撑他管理一个城市的执行部了。

但是没法啊,到了这个地步的超凡者,除了那些有极大的权力**,或者是说想要在帝国之中拼搏奋进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些的人之外,大多数都表现的有些超凡。

并不是说他们没什么追求,相反他们的追求比常人多得多,他们追求的的是生命本质的不断蜕变,是自己能够不断的突破,有一天能够屹立于苍穹之上,将自己的名号传播到整个大陆。

和这样的目标比起来,什么权利就要往后放一下了,如果不是帝国的确强大,再加上他们需要一个势力来供给自己,可能他们会更多的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修炼上。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的帝国机构都会选择另一个人来管理,而这些实力强大的超凡者就当做定海神针。

优雅精致和服美女图片写真

安格斯站在执行部地下基地的门口,身旁站着的是一身白袍的亚恒,身后还跟着一些伤势较重没有跟着艾伦他们出去搬货的执行部专员。

艾伦看了一眼发现布莱特也在其中,不过,他是因为需要照看这些伤员才没有出去的,并不是自己有伤。

“福瑞德爵士和艾萨克爵士的到来,真是给这个时候的我们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啊。”安格斯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他的笑容就比之前莱恩、德里亚、凯丽几人的笑容要真挚的多了。

让艾伦不由得心生赞叹之意,真是天赋异禀啊,几个白银阶觉醒灵魂按理说可以完控制自己身体的大佬都无法做出这样的表情,安格斯却做到了,这让艾伦感叹,不愧是当官的啊。

“安格斯局长客气了,我们只是顺便路过,将帝国分配给你们的新人送来,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建树。”

“这个时候能够请缨来到前线探查冰封要塞的变故,为帝国排忧解难,福瑞德子爵不愧是帝国年青一代的中流砥柱啊。”

安格斯听了这话毫不客气的朝着对方就是一阵吹捧,面上的笑容久久不散。现场的气氛极为融洽,就是一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商业吹捧范围。

这样的情景让艾伦心中忍不住的生出诡异的感觉,当初他在执行部包围科瑞尔的时候,在外围观看,虽然因为距离过远没有看清当初的是执行部部长安格斯,但是对于在外围指挥布局的那位指挥官还是很有好感的,认为对方是一个铁血军人类型的人物。

后来加入了执行部之后,他还找雷纳德询问了一下当初那晚是谁在指挥,得知是安格斯之后,他还觉得挺不错的,至少可以说明自家上司不是那种指手画脚但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叉。

但是今天看到这一幕,他却是感觉自己对于安格斯的良好印象猛然崩塌了,他甚至怀疑此时这个看着福瑞德和艾萨克两人谈笑风生的家伙是不是那晚上临阵不乱的指挥官了。

“福瑞德爵士远程劳顿来到格里亚城,还给我们带了珍贵的物资,不知是否需要留下来休息整顿一番啊。”安格斯看了一眼正在负责交接的亚恒,状似十分热情的询问道。

“这就不用了,冰封要塞久久没有消息传回,帝国国都的各位大人也是忧心至极,在下还是需要立即赶到冰封要塞查看一下情况,就不用您费心了。”福瑞德听了安格斯的话,脸上也是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委婉含蓄的拒绝了安格斯的邀请。

外界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也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上,执行部地下基地之中更是灯火通明,萤石和电灯的光芒照亮了每一处地域。

但是此时,福瑞德的笑容就仿佛太阳一般,带来夺目的光辉,与头顶的灯光相比较毫不逊色。

艾伦看着这一幕,虽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对,但是总感觉心中有些膈应,可是仔细一想,有没有任何问题,这让他不由得有些烦躁。

第六感并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传来任何的警示,现在的不安和难过与其说是预感,更多的是一种莫明的心理作用,这让他不由得有些疑惑。

就在艾伦思考的这一段时间,福瑞德已经将带来的新人和安格斯完成了交接,一行大约二十多穿着黑色制式服装的人员沉默的站在一旁,而执行部的老人站在一方窃窃私语打量着他们。

艾伦也在执行部的老人这一边,虽然他来的时间也不比这些人早上多少,但是却很自然的被双方都认为是执行部的老人了。

听到周围压低了声音的议论声,艾伦强压住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思绪,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周围的议论声之上。

“唉,这次的人员之中只有五个妹子,白期待了一场。”

“得了吧,能有这么多你就庆幸吧,上一次咱们这补充新人的时候,你知道是多少吗,2个,就只有两个,你还要怎样。”

“话说也是啊,能有这么多也算是不错了。”

“你们两说的这么起劲怎么不去追求对方啊,只会在私下议论,拿出点男人的气概来啊。”

艾伦听到这些谈话,饶有兴致的脸色也不由得一僵,该说不愧是男人吗,哪怕是在外面的时候再怎么英武,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再怎么无惧,但是一旦和一堆男人开始闲聊,就会变成不知道什么样了。

艾伦见过他们拼命厮杀无惧生死的一幕,也看过他们长刀横空的豪迈,所以也更加对这一幕感慨不已。

就在艾伦感叹的时候,身旁忽然传来了雷纳德的声音,让他的脸色不由得一黑。

“喂,你觉得这里面的那个女生好看啊?”

“我觉得都不怎么样。”艾伦随意的扫了一眼,都是极为美丽的姑娘,而且大概是因为是执行部专员的缘故,身上并没有那种软糯娇羞的味道,而是显得英姿飒爽,有着别样的风采,但是这一切对于艾伦而言也就是这么回事了。

先不说他还想念着回家的事项,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结婚生子的可能,现在已经有的羁绊都已经让他够头疼的了,他还怎么可能自己去给自己找麻烦。

只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艾伦的眼前却是忽然浮现了那个金发碧眸的女孩,如春水般温柔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时光,看的艾伦的心头一暖。

艾伦从短暂的失神之中回过头来,却发现雷纳德的死鱼脸蓦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吓得他一个后撤,弹出了数米的距离。

“你干什么啊。”

“啧啧啧。”雷纳德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拌嘴,意味深长的看了艾伦一眼。

“唉,孩子长大了,也要嫁人了。”

听了雷纳德的话,艾伦的脸色一黑,想要直接动手打他一顿,但是雷纳德却是和艾伦混熟了之后变得滑不留手,一看艾伦的神色变换就知道艾伦的想法,趁着艾伦还没有动手就溜远了。

雷纳德几个闪躲就又融入了一个五六人围成的小圈,直接加入了他们谈话之中,几秒钟之后,就可以听见有些闷骚的笑声从那边传出。

该说不愧是雷纳德吗,哪怕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和其他人少有接触,但是常驻医师的身份还是让他在执行部内部保持了不错的人缘。

艾伦停下了自己假意追逐的脚步,站在原地沉思起来。他并非是想要找雷纳德的麻烦,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自己也不知道的羞愤,仿佛被人戳中了心事一般的恼怒。

这种情绪来的莫明奇妙毫无道理,如果艾伦真如面上一般稚嫩可能还无法明晰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但他穿越之前的阅历却并非无用。

“喜欢,吗?”

艾伦右手不自觉的放在胸前心脏的地方,张开的五指蓦然攥紧。

远处的雷纳德看着这一幕,原本嬉笑的神色也极为迅速的消失,变成了一种深深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