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名称adc影院

听到这话,李瑞心头长长松了一口气,只感觉有大腿真是幸福。

有危险通知大佬,然后抱着大腿一起装逼一起飞。

但很快李瑞反应过来,如果敌人也发现自己的处境正在飞速恶化,那他们会不会铤而走险,强行发动计划?

“的确有这个可能,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必须时刻注意魔都内的异象,决不能让他们成功发动献祭。”

马小筠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似乎已经做好了某种觉悟。

“筠姐,你说有没有可能用我把他们钓出来?”

李瑞搓搓下巴,脑洞大开。

马小筠闻言怔了一下,随后失笑摇摇头。

“你只是干扰了他们的实验,又不是献祭所必须的祭品,他们怎么可能节外生枝,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

李瑞眨眨眼睛,也反应过来,就像贩独分子被围剿,第一要务肯定是将货送出去,自己逃出生天,怎么可能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去找一个小警察报仇?

除非这个警察身上有什么他们必须的东西……

然而考虑了半天李瑞也没找到自己这个鱼饵存在的价值。

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

除非他现在就将系统的秘密公之于众,否则那个黑袍人组织估计死活都不会上钩。

唔唔……有点难啊……

沉吟片刻,李瑞发现自己的重生居然还送不出去!

只有安心等磊哥他们回来,然后发动秘法之眼莽一波了。

叹了一口气,李瑞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复仇情绪。

再等几天,再等几天自己就能手刃仇人了!

接着又向马小筠请教了一些超凡知识,李瑞一直陪她聊到饭点才不舍告辞。

越是请教,李瑞越是发现马小筠学识渊博,而且她的讲解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教学水平甩出磊哥那个憨憨……咳咳,那个纯粹的战士十条街!

而此时,远在上千公里外的帝都,一个网瘾少女关掉了网页上的小说网站,额前浮现出古朴神秘的召唤师印记。

哼!休息时间已过!新的征程即将开始!

召唤师峡谷!启动!

十几分钟后,她在中路遇到了熟悉的敌人。

“绫希夷!这回我要报仇雪恨!”

格蕾斯挥舞着宝剑,两人隔着兵线摇摇对峙。

“哼!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绫希夷冷笑一声,眼中满是鄙夷。

“那是你和李瑞卑鄙无耻围攻我!有本事一对一单挑!”

“哼!败犬的哀嚎!”

“你不就是仗着李瑞的威风吗?这回可没人帮你了!”

“哼!总比某人被打哭好。”

“我没有哭!”

“你哭了!我亲眼看到的!”

“我没有,那是汗水流进了眼睛!”

“你明明哭了,被李瑞挂在墙上打哭了!”

“…………”

“打到最后抠都抠不下来。”

“…………”

“之后还带崩三路无限送人头!”

“…………”

“被一口咬死七八次!”

“…………”

“还带队友组团送人头!”

“够了!闭嘴!我要杀了你!”

被搞崩心态的格蕾斯红着眼睛越过兵线,在盾剑、长矛、弓箭、魔法以及绫希夷的围攻下,光速送出自己的一血。

“firstblood!”

格蕾斯上下路的队友听到这句话心肝一颤,有种熟悉的不祥预感涌上心头。

很快这种预感就变成了现实。

“youallyhasbeensed!”(队友已被击杀)

“youallyhasbeensed!”

…………

“killgspree!”

“doatg!”

…………

“lendary!”

“格蕾斯大人我求求您别送啦!”

“闪开!我要五杀!”

…………

两个小时后,以黑白视角再次看着爆炸的基地,格蕾斯陷入了沉默。

这游戏……好难玩……

而靠着这局游戏凑齐了最后一枚金币,绫希夷买下一枚觉醒阶召唤师印记,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有了新的研究素材他们就不会烦我了。

今后无论是看小说,还是看漫画,亦或是打峡谷,再也没人管得到我了!哈哈哈哈!

在心里狂笑两声,绫希夷麻利的将这枚召唤师印记交上去。

同时,这也意味着召唤师印记第一次自发的在现实世界中扩散,替李瑞挖掘法则碎片的“矿工”数量开始逐渐增长。

…………

呼呼~

轻微的呼吸声却带起呼啸劲风,哗哗浪潮声逐渐平息,李瑞从卧室的床上缓缓睁开双眼。

刺眼的神光一闪而逝,飞速收敛到纯黑色的眼眸中。

捏捏拳头,李瑞只感觉体内的气血浑然爆胀,有种一拳能撕裂天空的错觉。

李瑞

种族:人类

能阶:黑铁(灵性强化)

生命值:93779377未消化额外生命值0点

法力值:14211421未消化额外法力值0点

护甲:249未消化额外护甲0点(x103)

魔抗:288未消化额外魔抗0点(x103)

攻击力:331未消化额外攻击力0点

法术强度:298未消化额外法术强度0点

看着自己的面板数据,李瑞站起身来,狠狠伸了个懒腰。

所有属性消化完成,气血饱满充盈,进阶带来的潜力已经被他部转化为了实际战斗力。

除去神器的加持,他基本可以吊打两三个之前的自己。

更为重要的是,他感应到永恒不灭无量劫已经到达了现阶段的顶点,接来下就可以着手准备突破的事宜了。

不过磊哥他们还有几十个小时就能回来,打完这一仗我就去升级……

忽然,李瑞眉头一蹙,发现自己无意中立了个fg。

但转瞬间他就把这事抛到脑后。

有重生,旗子插满身又如何?

我!李瑞!不灭真龙!为所欲为!

再次将状态调整到了顶点,李瑞心情大好,摇头晃脑,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出卧室。

可走到客厅他就脸色一变,妹妹又趴在课桌上装死!

“好好写作业,别装死。”

“呜呜……哥哥!”

李唯委屈的想要扑到李瑞怀里,却被他无情按住脑壳。

“不准撒娇,今天不把三角函数章节做完,晚上就别想看动物世界!”

“哇……我讨厌哥哥!”

小拳拳拼命在李瑞胸膛上捶打,李唯最后还是哭哭啼啼的咬起了笔杆子。

看着她一边抽泣一边苦思冥想咬烂铅笔头,李瑞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做个作业就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