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视频app直播视频在线观看

维利亚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间,必须在一个正确的时间点宣布祭祀的开始。

她忍受脖子的酸痛,不时地仰望星斗,她尤其注意着北斗七星的位置。

欧洲世界希腊和罗马赋予北斗七星神话角色,即主神的七个女儿。

于北欧,当地人并没有赋予它们什么特别情感。但是一些部族的智者获悉了一些消息,就是可以通过那七颗星星的移动,来估测夜晚降临多久,以及距离太阳升起还有多久。他们同样也在使用根据天狼星的位置来判断时间。

在智者眼里,这就好比清楚的分清朝霞与晚霞那样随意。

终于,星星到了正确的位置。

维利亚故意缓缓张开双臂,她诡异的举动引得数以千计交头接耳,弄得整个祭坛分外聒噪的数以千计的人们瞬间失声!

一双双眼睛盯着鹿角盔的女人,眼巴巴的看着它走进石船,走近那满是油灯火焰的领地。

她以低沉的声音大声命令“所有人……所有人!跪下……”

命令如同癌症般传染,一瞬间,整个场地唯有她一个老者,以一个森林圣人的姿态勉强站着,整张苍老的脸面对空中的极光。

连同首领奥托,连同所有的祭司,部的七千余居民,他们通通跪趴在地,等候着来自大祭司的祈祷。

留里克和露米娅就跪在石船祭坛内,膝盖隔着兽皮压在积雪上。

旗袍美女彰显时尚

留里克可以感受到露米娅并不乐意突兀地跪下,不过只要看看周遭肃穆庄严的景象,她一介仆人何德何能站着?瞧瞧首领本人,他不也是跪着的?

整个仪式的时间其实不长,最关键的莫过于大祭司的吟诵,以及对牺牲品的处理。

维利亚对掌握的光明节祈祷词倒背如流,她的继任者波娜也已经做到这些。

悼词也许来自非常古老的时代,维利亚甚至相信自己部族的悼词比那个罗马人敬仰的圣人的870年诞辰一样久远。

冗长的悼词充满了逼仄的词汇,要理解它着实为难了部族的普通人。

不错,“悼词”是祭司们才使用的语言,很多词汇与生活口语是不同的。

它确实非常不同,不少词汇压根就不是古诺斯语的,而是很久以前直接从拉丁语借来词汇。

拉丁语,欧洲摧毁之母,虽说拉丁语自己也大量从古希腊借来词汇,终究这数以十万计的词汇通过罗马帝国的影响力,以亚平宁半岛向外辐射。

维利亚终于吟诵完了词汇,她自觉脖子都要被沉重的鹿角盔压断。为了仪式的顺利她必须忍耐!

她缓缓低下头,低沉的发出指令,众人才缓缓站起。

“留里克!”她缓缓呼唤着。

“我在。”

“现在是你表现的时候。”说罢,她示意波娜将那把钢剑还给它的主人,紧接着又示意奥托将五头鹿部牵过来。

钢剑就插在雪地上,鹿也为奥托牵来。

三个强壮的勇士硬生生将一头鹿按在地上,鹿收到强烈惊吓,发了疯的想要挣脱,却被三人合力将其按住。奥托手持麻绳很快捆住了这头鹿的四肢,迫使其侧趴在地上,悲哀的嘶鸣。

其他的鹿亦是如法炮制,很快它们就成可被留里克顺利处决的牺牲。

“孩子,现在是你收割它们性命的时刻。不用担心,你只要用剑刺破鹿的脖子。”奥托略微喘着气命令。

“我……”留里克的心脏砰砰直跳,他不禁眼角瞥了一下露米娅,发觉到女孩神色的悲伤。

但是鹿必须被处决!

如果被予以厚望的首领继承者这时候表现的懦弱,那么一切都完了!

留里克确实没有亲自杀死过比老鼠更大的动物,而今居然要……

“魂淡,你是个男人吗?是男人就勇敢起来!这里不是一千年后,弱者就是给强盗当仆人!”一番内心的自我谩骂,留里克定了定神,弯腰拔起那把钢剑。

他屏住呼吸手持利刃,走向被父亲死死掰着脖子的鹿。

奥托露出一副鼓励的笑脸“现在就做,割破脖子,让鹿血流入这个祭坛。”

“好的。”

留里克沉着小脸缓缓跪下,他注意到这鹿被火光照亮的凄凉眼神,一丝恻隐之心油然而起。

仁慈?

不!现在不会!

他的左手扶着鹿的脖子,触碰到鹿的脉搏强烈之处,他右手的钢剑之剑锋直接戳入此处,整个过程堪称果断。

一瞬间,鹿血喷了他一脸,温热带着血腥气的鹿血没有给留里克带来恐惧。

鹿在剧烈的挣扎,鹿血依旧在流出,留里克满脸是血的模样也为数千人亲眼目睹。

安静的人群瞬间爆发强烈的喝彩声,原因很简单,首领仅有七岁的儿子已经亲手向奥丁奉献了一头鹿,这是一个绝好的贡品,亦是一个比留里克身体巨大很多的贡品!

处决一头鹿并不是一个恐怖的事,但是心脏狂跳又是怎么回事?

留里克使劲定了定神,他滴血的剑指向另一头无助发呆的鹿。

这些鹿是可悲的,它们在萨米人手里已经遭遇到最彻底的驯化。萨米人养鹿就是为了吃,包括露米娅,她早已目睹太多的杀鹿的场面。露米娅才不会觉得可怕,就是觉得原属于自家的鹿就这么草率的被他们处决,而且是被自己的小主处决。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接下来的工作留里克毫不拖泥带水。

鹿血染红了雪地,它们为首领之子、奥托祝福者赐死,留里克一脸血污的样子,在体族人和客居者面前完成了自己实力的证明。

祭祀一切顺利,祭品之鹿是祭司们的财产,鹿皮第一时间为首领等人亲自剥下来,鹿肉又称为重要的祭品堆在雪地上。

星辰位置移动,祭祀活动也到此为止。

现在,维利亚终于可以摘掉快要压断脖子的鹿角盔。她面相所有围观的族人和客居者,郑重宣布光明节大祭的结束,又郑重的宣布“现在,你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中纵饮,可以在任何道路点燃篝火。你们尽情庆祝,迎接第一个日出。”

所有人爆发出惊人怒吼,他们开始陆续离开祭坛,冲向自家狂饮所存的所有麦酒,不计后果啃食储备的肉干。

很短的时间,依旧灯火通明的祭台只剩下不足一百人。

留里克脸上的血迹依旧,它被鹿血沾污的皮衣也必须深入清洗。他的母亲尼雅没有任何苛责儿子弄脏衣服的不小心,只有对儿子力量的肯定。

一切都结束了,五头鹿很快就会变成祭司们的美餐,那五件毛皮也会加工成衣服。剑刃上的鹿血为雪擦掉,它在极光下闪着寒光。

到现在如果有谁的心情不佳,莫过于可怜的露米娅。

“走吧,我的孩子,我们也要回到自己家里。”奥托安抚着儿子。

“好的,我必须把这件衣服换掉。”

“带上你的仆人一起走。”说罢,奥托严厉的催促正望着雪地上随意堆积的鹿皮发呆的露米娅“仆人,跟上我们,否则我就会用靴子踢你的屁股。”

“好……我……我走。”

露米娅使劲挤了一下眼睛,留里克注意到,几滴亮闪闪的东西从她的眼眸溅落。

她的心情不太好吧!

我的心情倒是不错。

处决鹿,得到父母和族人的认同,虽是有些紧张,留里克现在只有一种强烈的属于男人特有的成功感,是一种主宰者的畅快感觉。

大祭之后,属于普通人的庆贺开始了!

那些被誉为野蛮的瓦良格人,无论男女,他们在极光与星辰之下跳舞,光明节仿佛就是狂欢节。

人们宣泄着自己的兴奋,包括那些孩子,他们非常乐意向燃烧的柴堆投掷树枝,以求火焰更加旺盛。

孩子们实际就是在玩儿火罢了,毕竟他们无聊的冬季连玩具都极度缺乏。

火有什么好玩的?

留里克根本没有选择权,他被自己的那一大群小部下簇拥着走向火堆。孩子们才不管大人们的说说笑笑,他们从火堆里抽出燃烧的木条,辅以更多的干树枝,就生起属于自己的篝火。

当小脸被火焰炙烤得生疼,一丝乐趣居然浮上心头。

温暖的感觉,哪怕是被炙烤的感觉都是那么幸福的,留里克身为这群孩子的王者,也随大流向火焰里投掷树枝。

这就叫做众人拾柴火焰高?

如果不是在这里和一群孩子玩火,自己必然是在家里继续等着,甚至还会被父亲奥托灌酒。

孩子中的好事者亲眼目睹到留里克斩杀驯鹿的英姿,还有那一身是血的模样。

他们现在的年龄几乎都是畏惧杀鹿这件事,有人能够做到,当属一个狠人。

扔了不知多少干柴的秃头菲斯克,他谨慎地走近留里克,眼神情不自禁盯住他别在腰里的剑“我的首领,我很想看看你的神剑。”

“是吗?那就给你看看。”

留里克没有多想,抽出自己的短剑,攥着剑柄展示给自己的“大将”菲斯克。

火光之下,剑身反射着强烈的寒光。

它真是最完美的存在,剑身光滑,剑刃平直充满着杀气,还有可怕的剑尖,仿佛能刺破一切盔甲。

“你觉得怎么样?”留里克故意问道,“是不是想得到它?”

一句话立刻勾起了菲斯克的,亦是令一百多个孩子嗷嗷叫地涌过来。

“我……我也想要一把!我听说是首领你把奥丁的智慧交给铁匠。”

“但是你没有钱。”留里克直白的说。

“是!”菲斯克默默低下头,他的傲气也荡然无存。他默默嘟囔“我父亲已经战死,他没有给我多少财产。”

“很以前,你是买不起它的。”留里克嘴角一抹遗憾的苦笑,“菲斯克,你觉得这把剑价值多少钱?”

“也许三个银币?或是……看起来,得有十个银币。”

“哦,菲斯克,你实在低估这把剑。你居然愚蠢的觉得奥丁的智慧就只价值十个银币?!”

留里克的话突然令菲斯克有一种亵渎感,这便下意识的向后一退,低声问“难道二十个?”

“至少五十个!菲斯克!”

“这么多?!”五十个银币,怕是一些男人终其一生也不能囤积这么多的财富。不错,就冲着一些所谓和平派那种在贫瘠土地耕作或是单纯的捕鱼,以这样传统方式积攒财富,可以预见的大抵就是一辈子清贫。

倘若走出贫瘠之地,去抢走富裕他族的财富,那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一夜暴富。

“你想要获取吗?你当然想!”留里克故意这么说,接着顿了顿气“所以你必须自己去争取!你终将得到一把这样的剑,甚至会比它更好。前提是你必须忠诚于我。”

自从杀了鹿,留里克真的成为一个男人,当站在鹿血流淌的祭坛上举起钢剑收到数千族人的敬仰,他觉得自己才是真的长大。

一直以来,留里克自诩自己是个心理快四十岁的老家伙了,实际呢?内心长久以来还是太年轻有时候甚至幼稚,以及自然而然的优柔寡断,虽有些成年人在商业上的阴谋诡计,自己依旧缺乏实力。

他尤为重视奥托在祭坛的嘱咐,一个首领需要仁慈,但在关键场合必须狠心。

用鹿血好好洗了一把脸,留里克自觉成长仿佛一瞬间。

他以决心真正去做一个领袖,必须针对这些孩子,不能在以什么友情,以及一些流传的神谕去感召他们。对付这群家伙,就是给他们下达命令,令其去执行。不好好执行的就抽鞭子,当然做得好也要赐予一定的好处。

留里克微微仰视着面前的这个秃头男孩“现在,我以奥丁祝福者的身份命令你,跪下!”

菲斯克没有丝毫犹豫,他像是一般的勇士觐见首领那样单膝跪下,左臂撑着左膝,右手撑着雪地。

这一刻,留里克可以完确定,自己在祭坛的表现已经征服了太多的人。

部族的男孩们都很单纯,他们的生活中听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英雄事迹,以及一些关于财富的传说。

男孩们总是不被大人们重视,他们渴望自我证明,渴望一个属于男孩们的领袖。

这个领袖就是留里克!

看着菲斯克干巴巴的头皮,还有此人恭敬的样子,留里克厉声问道“菲斯克,跟着我你必将得到财富,你愿意听从我的命令,为我效力吗?”

“我愿意。”

“什么?你说什么?说话像是懦弱的女人。大声说!”

“我愿意!”菲斯克一声暴喝。

快要十岁的菲斯克是所有男孩里年纪最大的,亦是身体素质最强的那一个。

任何的时代,男孩都乐意找寻一个比自己年龄大一些、比自己更有实力的人作为玩伴,并尊奉其为大哥。因为这样做了,对男孩自己非常有利。

留里克赐予菲斯克的不是什么安感,而是针对财富与地位的许诺。

他长舒一口气,双目扫视着所有内心激动眼神颤抖的男孩们。

“你们所有人!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