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前10名

锦衣卫千户带着一队儿缇骑兵铩羽而归,自然是没找到朱翊镠。

李得时滞留家中等候,也没有去得时学院,见锦衣卫千户灰头灰脸地带着人回来,他终于大松一口气。

“我说女婿没回京吧,官爷还不信。”

“李院长先别得意。”

锦衣卫千户看起来很着急。

此时此刻他不着急才怪,万历皇帝吩咐他的任务,本以为攻其不备定会手到擒来,却不料扑了个空。

这下回去如何向万历皇帝交代?

“院子里都没人吗?”

锦衣卫千户又问留守的缇骑兵。

“没有。”其中一位回道。

“院子里我们都找过好几遍了。”另有一位又如是般补充。

“这就奇怪了!”锦衣卫千户心里很是纳闷儿,暗自忖道,“按陛下所说,潞王爷该在这里呀!”

鲜花与美女

锦衣卫千户望着李得时道:“既然请不到潞王爷,那李院长随我去一趟,看如何向陛下交代。”

“官爷,这样合适吗?”

“此事我无法抉择,就看陛下怎么处理了,走吧。”

锦衣卫千户一抬手,俨然一副不走就要动手的节奏。

“那好吧。”李得时倒是也不墨迹,跟随锦衣卫去了。

锦衣卫千户又留下四名缇骑兵在李得时家,前后门各驻两个。

……

万历皇帝正在等着信儿,见锦衣卫千户回来,迫不及待地问道:

“皇弟他人呢?”

“陛下,不见潞王爷的踪影。微臣问潞王爷岳丈李院长,他失口不认,定说潞王爷没有回京。”

“是吗?”万历皇帝愣了一愣,心想张鹏绝不敢欺骗他呀!

“微臣仔细查过李院长家,可确实没有,没辙,微臣只好将李院长请来,陛下可当面问他。”

“宣。”万历皇帝一摆手。

“是。”锦衣卫千户应声而出,忙将李得时引了进来。

李得时行过礼。

万历皇帝开门见山,只是态度非常友好,问道:“亲家公,朕听过皇弟昨晚回京了,可有此事?”

“昨晚?”李得时讶然,连忙摇头否认,“没有,反正我没见到女婿。”

“哦,既然亲家公说没有,那就没有了,想必是有人向朕谎报。”

万历皇帝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接着又不紧不慢地道:“那真不好意思,麻烦亲家公跑一趟。”

“无碍!”

“派人送亲家公回去。”万历皇帝冲锦衣卫千户一摆手。

锦衣卫千户欲言又止,但还是什么都没说,便领着李得时出去了。

一会儿他又进来,诚惶诚恐地说道:“陛下,微臣办事不力,有负陛下信任。可微臣真没找到潞王爷,也没有发现他回来的任何迹象。”

“算了? 想必是皇弟早有准备? 根本就不想让朕知道。”

“那接下来怎么做?”

“不用你管了,朕自有主张。”

“微臣告退。”

“哦,去司礼监请张鲸来这里一趟。”

“是? 陛下。”

很快张鲸来了。他内心很忐忑? 因为来之前问过传话的人? 说万历皇帝很有可能是为了朱翊镠的事儿。

不过,即便内心再忐忑,被万历皇帝传召,他也得过来。

“万岁爷。”

“朕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你说你师父会不会为了赵灵素进京?”

果然担心什么来什么。

张鲸极力保持平静? 回道:“万岁爷? 这个奴婢也说不准。”

“倘若你师父真的进京了,又不想见朕,你说朕怎么办?”

“万岁爷? 奴婢以为师父进京了更好啊,这不正是万岁爷希望的吗?至于师父倘若躲起来,也不怕? 师父进京是为赵灵素,只要赵灵素在万岁爷手里,那就不怕师父不现身。”

“嗯,有道理。”万历皇帝点点头。

“所以,还是奴婢先头的建议,万岁爷不用着急,倘若师父在意赵灵素,他一定会现身的。万岁爷只需保证将赵灵素拽在手里就行。”

“那你加派人手看管景阳宫,严禁闲杂人等出入。”

“奴婢明白。”

“你说,倘若皇弟真的进京了,他会躲哪儿去呢?”万历皇帝忽然又问。

“上次师父来躲进慈宁宫,后来是逼他现身的,这次该会换个地儿吧。”

“那最有可能换到哪里去呢?”万历皇帝盯着张鲸追问道。

“奴婢以为这次应该不会躲在显眼的地方。”张鲸分析道,“像躲在太后娘娘慈宁宫里,或躲在师父的岳丈李得时家里似乎都不大可能。但还是那句话,无论奴婢师父躲在哪里,只要赵灵素在万岁爷手里,师父就会现身,所以万岁爷大可不必着急,只需安心等待便是。”

万历皇帝点头表示同意。当然他也不会在这时候问及张鹏。

这一点张鲸倒是不担心,张鹏死了就死了,心想,即便万历皇帝知情,也断不会为了张鹏而对他怎么样。

至少不会明着对他怎么样。

……

翊坤宫。

李之怿沐浴更衣完毕,与嫣韵一起只等郑妙谨传话。

可等了好久也不见动静。

李之怿还好,他她坐着安心等待。

反而嫣韵姑娘着急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副焦急的样儿。

还喃喃地道:“娘娘与潞王爷到底要说什么?怎会这久呢?”

李之怿笑了笑:“难道他们在一起只会说而不会做什么吗?”

“……”嫣韵一愣,随即笑道,“李姑娘的心可真够大!”

“要不然呢?”

“你可是潞王爷的妻子呀。娘娘对潞王爷分明有情有意,李姑娘就真的放心潞王爷与娘娘在一起吗?”

话音刚落,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郑妙谨。

朱翊镠在后。

嫣韵吓得浑身一激灵。

“娘娘。”

“你在之怿面前胡说什么呢?”郑妙谨柳眉倒竖,斥问道。

“娘娘,奴婢没,没胡说。”

“有些话不该说,最好不要胡说,小心隔墙有耳!”郑妙谨冷冷地道。

“奴婢知罪!”

郑妙谨瞬间换了一副脸,笑盈盈地将目光转移到李之怿身上,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后,笑赞道:

“之怿穿这身衣服太漂亮了!难怪潞王爷宁死也要将你带在身边呢。”

“娘娘过奖了!”

郑妙谨这一怒一笑,简直比翻书还快,再加上刚才嫣韵对她说的事儿,让李之怿感觉眼前这位郑淑嫔可不是一位一般的女子,连万历皇帝都敢玩弄于鼓掌之中。

心想尽管这中间或许也有朱翊镠的部分原因,但瞧郑妙谨此时的神情,俨然一副霸气的范儿,好像压根儿不怕事情败露似的。

只见郑妙谨嫣然而笑,说道:“之怿你看,我可没对他怎么样哈。”

“娘娘想对他怎么样呢?”

“他有许多话要对你说,既然之怿刚才没打扰我们,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你们慢慢聊。”郑妙谨悠悠然,继而冲嫣韵喝道,“韵儿,我们走。”

嫣韵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感觉郑妙谨今天不一样,对她的态度变了,从前可没这样呵斥她。

……

xiazaitxt